1. Inhalt
  2. Navigation
  3. Weitere Inhalte
  4. Metanavigation
  5. Suche
  6.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

新闻报道

六四抗命将军22年首现身—宁杀头,不作历史罪人

2月15日,"六四事件"中,面对中共镇压学生的命令,抗命拒绝屠杀学生的军官徐勤先将军,22年来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,他表示对当年行为"没什么可后悔"。

摄于1989年6月5日,北京东城区

现年75岁的徐勤先原籍山东掖县。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,中共为"抗美援朝"招兵,徐勤先当时要求当兵但年龄不够,他咬破手指写血书要求参军才被接受。之后在解放军38军,从坦克师报务员开始,一路做到38军军长,直至1989年六四抗命被革职和被判监入狱。徐勤先六四期间抗命的事件被中国当局全面封锁,只是在海外有诸多传闻,此番媒体曝光,引海内外关注和热议。

"做了就没什么可后悔"

香港《苹果日报》在偶然的机会下采访到正在李锐家中做客的徐勤先,报道称,谈到对22年前那件事有何想法,是否后悔?徐勤先口气淡定地说:"已经过去的事,就无所谓后悔了。已经做了嘛!要不然就不要做,做了就没甚么后悔的。"

徐勤先还向《苹果日报》介绍了他目前的生活情况。在他刑满出狱后,中国当局安排他在河北省石家庄养老,他称自己"每天读读书,看看报,看看新闻",而且身体也不错。他表示虽然开除党籍但仍享受副军级待遇,现在也有人身的自由,有时候在待在北京,有时候会待在石家庄,并没有受到干扰。

徐勤先抗命--宁杀头 不做历史罪人

香港天地出版社最新出版的新华社资深记者杨继绳作品《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(修订版)》中,披露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新内容,详细记载当年徐勤先拒绝率领部队参与戒严、镇压学生的过程。

德国之声记者电话联系了杨继绳,但他在电话中仍多有顾虑,告知德国之声记者:"我与徐勤先见过多次面,关于见面的经历,我都写在书里,以书中写的为准。"

书中记载:"当时,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…… 5月17日,徐勤先接到北京军区的开会通知。"

"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来柱宣佈中央军委命令,让军长们当即表态。其他军长没表示不同看法。徐勤先说:'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,需要书面命令。'李来柱说:'今天没有书面命令,以后再补。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做的。'徐勤先说:'现在不是战争时期,口头命令我不能执行!'李来柱说:'那你就给你的政委打电话,传达命令。'"

"徐勤先给政委打了电话,然后说:'我传达了,我不参与,这事和我无关。'说完就回医院。他回来后同朋友谈起这件事时说,他作了杀头的准备。他说:'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!'"

"为防出现第二个徐勤先,不得不第二次调兵,还对已调进北京的军队的佈防重新进行调整。徐勤先回到医院后很快被带走,被关在某地,后被军事法庭判五年徒刑、开除党籍,在秦城监狱服刑(最后一年在公安医院)。"

就徐勤先的抗命义举,徐勤先的挚友--曾任毛泽东秘书的中共开明派人士李锐曾赋诗"怀仁博学真儒将,一代豪雄硬脊梁。甘赴刑廷违上命,但求民主大兴邦。"并逃过审查得以在李锐的诗词对联集中发表。

我们对不愿执行镇压命令的军人充满尊敬

流亡海外的学者吴仁华,二十多年来一直从事"天安门民主运动"中戒严部队和中共如何镇压和平请愿学生的研究工作,著有《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》等书。就徐勤先将军当年抗命义举,吴仁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,首先表达了对徐将军的尊敬之情:"我想在当年"天安门民主运动"当中,及后来的"六四"血腥镇压当中,公众最敬佩的人就是当年的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,在1989年5月19号北京戒严以后,当时在民众当中就广泛传颂的就是徐勤先将军不愿执行镇压命令、不愿向"和平请愿"的学生和民众开枪这样的事迹,所以这件事情在1989年"天安门民主运动"当中应该是大书特书的事情,我个人和包括当年很多亲历者,对徐将军充满了尊敬。"

吴仁华也向德国之声记者介绍了当时在"天安门民运"中军队镇压及更多的军人抗命情况:"1989年六四中共调动入京「平暴」的军队多达25万人,涉及解放军24个集团军中的14个,其中以38军和27军出动兵力最多;六四大屠杀中,向天安门广场武力挺进的陆军第38军、39、54集团军和空军第 15空降军是四大主力。

"大屠杀后这些军队均论功行赏,军官得到犒赏、提拔。其中徐勤先将军原在的38军,政委王福义升任北京军区副政委授中将;参谋长刘丕训升任副军长授少将;但当时邓小平下达了镇压命令后,实际上很多军人不愿意执行镇压命令,最有名的除了徐勤先将军,还有北京军区第28军的军长何燕然将军、28军军政委张明春将军、以及39集团军师长许峰大校,他们在当年都不愿执行命令,他们最后都受到了处分。"

未来中国民主革命中,军队不再可能执行血腥镇压命令

联系到在埃及民主运动中,军队起到的关键作用,试问中国未来可能发生的民主运动中,如果执政党依然暴力镇压,军队的立场和二十二年前相比会不会出现变化,会不会再有更多的徐勤先出现?吴仁华认为:"当未来中国再出现象"埃及民主运动"、"八九民运"一样的大规模群众运动时,确实取决于军队的态度,实际上在东欧、前苏联的很多国家的变局当中,包括在亚洲如菲律宾在革命过程中、及这次的埃及民主运动,军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,军队如果不愿镇压甚至转变立场站到民众的一边,这样就会出现一个好的结果,今后中国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,我个人的态度是比较乐观的。22年过去了,中国军人的成分也改变很多,政治格局也发生很大的变化,象邓小平这样的政治老人不存在了,今天中共当局对军队的掌控并不具有权威性,我想军队也不会再执行血腥镇压命令。"

作者:吴雨

责编:乐然